扶摇东临

一个不善言辞的人(,,•́ . •̀,,)

那种尬黑的人理他干什么呢?读过书都知道说的不对吧,不用跟他解释,举报走起。

记一个射日之征的夜晚

一个很普通的小夜晚。
轩离,忘羡。

    这天,魏无羡已经杀死了温晁,四大家族预备着向不夜天城发起最后的总攻。江厌离把最好的饭菜分配好,让不用上战场的女修们帮忙把饭菜分发下去。自己偷偷往一份菜里多加了两块肉,抱着往金子轩那走去。
    ……对了,江厌离停下脚步,前些天,自己给金子轩送饭的时候,不是还被骂撒谎,不要脸吗……自己这是累糊涂了,还想着给他送饭……
    确实是累糊涂了。江厌离昨晚一晚上没睡,眼泪断了线一样流。其实,看到突然成熟起来的阿澄、整个人气质都变了的阿羡后,她就已经明白了一半了,只是自欺欺人,佯作平静,只为让弟弟们有个心灵的依靠:她想告诉他们,别怕,姐姐还在。却在昨天晚上,再也绷不住地大哭起来。她不知道的是,金子轩昨天路过这里,看她泪湿衣襟,却忍着不哭出声,就怕影响到弟弟和江家门生的心情。崩溃了一晚后,第二天仍是那温温柔柔,把所有人悉心呵护起来的师姐。金子轩自知大晚上盯着姑娘看不对,却做不到迈开步子离去。
    想来,情根就在那时悄然种下。

    四大家族的军帐外,蓝忘机在弹着琴。他想着他和魏无羡过去发生的种种。求学时,他想着这个人怎么可以如此顽劣,生气的同时,也有着些许对无拘无束生活的憧憬;玄武洞时,他佩服于他的品性,见义勇为拔刀相助,他被同样的他吸引了,同在玄武洞内的那几天,足以点燃一个人内心的火焰。可几月不见,魏无羡变了一个样子出现在他面前……他劝他收手,却每每以争吵结束,内心的喜欢加上了委屈与苦涩,不但没有熄灭,却越烧越旺。
    想把他带回去……藏起来。
    远处传来脚步声,蓝忘机停止了弹奏——是魏无羡回来了。听江家门生说,魏无羡此去是为了炼制阴虎符,有了它,定能助他们破此僵局。
     “蓝湛?在守夜吗?”此时已经凌晨,魏无羡看到他,有些惊讶。
    不,是在等你……今天守夜的不是他。蓝忘机想这么说,可出口时,却变成了“嗯”。
    魏无羡习惯性的想多说几句,可想了想,又没什么可说的,便径直往江家军帐去了。
    终是擦肩而过。

我就喜欢睡前更文的太太!每次看完都能幸福的睡过去呢(๑>؂<๑)

回顾了一下,我之前发过的东西
发现
简直就反映着魔道的起起落落啊
好想大哭一场

凌晨爬上来求安慰……
好难过啊

【原耽】100日死线

一发完

忠犬杀手攻 乘 身份不明但是是被杀的那个受

强强(信我)

萌新打滚求小爱心~~~~~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男人将刀旋转一圈,收进了裤袋。面前的女人被一刀封喉,红色吊带裙混合着鲜红的血液,在浴室的地板上显得格外妖艳。

他掏出手帕轻轻擦了擦手上的血迹,踏着黑皮鞋走出了门。

电话铃在夜色中突兀地响起,男人眉头一皱,掏出手机。

“任务完成的怎么样?”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。

“明知故问。”

“呵呵,不逗你了。我来是为了提醒你,别忘了你的最终目标。”

男人冷哼一声,把电话挂断了。

我怎么会忘……

回到家,打开门,发现桌上已经摆满了好吃的。一个少年模样的人为他端来了最后一叠菜,对他温暖一笑,像和煦的春风一般。

“你回来啦。”

男人上前几步,把少年搂进怀里,揉了揉他的脑袋。少年的头发就如同他的性格一般,软软的,摸起来非常舒服。

男人把头凑近他耳边,宠溺地说到:“下次别给我做这么多了,怕累着你,嗯?知不知道。”

少年在他怀里点点头,声音闷闷的:“一点也不累……你不用担心我……”

男人吻了吻他的后脑勺,说到:“乖,睡觉去,太晚睡对身体不好。”

目送少年走进房间后,男人的目光在一瞬间冷了下来。

这个人……就是他的最终目标。这个人的血非常特殊,如果配合上他们组织特定的药物,每天给他服用的话,他的血就会变成最有效的杀人武器。当初他在小流氓前救下了他,博取了他的信任,到目前为止,他们已经同居了97天了。还有3天,他就要杀死少年,抽取他全部的血液。

但是,不知为什么,心中竟有几分不舍……男人看着桌上满满的饭菜,想着少年在厨房为自己忙碌的样子,不禁笑了起来。

这就是家的感觉么……糟了,感觉心里暖暖的……

3小时后,酒店。

警察们在案发现场忙碌,面前的女人被一刀封喉,躺在了浴室的地板上。

李遇,一个刚刚步入警察行业的小年轻,在女人面前蹲下。他捧起女人的脖子细细查看:“这人,被仅仅一刀就夺取了性命,足见杀人者经验老道,且心理素质级强,是个老手。”

“不愧是警校第一名的高材生,仅从伤口就将犯案人的心理推测了出来。”旁边的同事夸赞到。

“不仅心理,我还能推测外貌呢。”李遇道。

“哦?”

“你看,这个女人年轻,美丽,她甘愿和杀手上床,说明杀手颜值也不低……而且,你看她的嘴角,是不是微微勾起?说明啊,她在死前的一秒,还沉浸在美梦里呢。”

戚连,那所谓颜值很高的杀手,在少年熟睡之后,照例给他打入组织特制的药剂。

“这个点……他们应该发现尸体了吧?”

他笑了起来,在黑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恐怖。

“小遇,过来一下。”一个长官模样的人走了进来,问道:“关于这起案子你怎么看?”

“一刀封喉,来无影去无踪……是同一人所为……只是,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。”李遇答道。

长官赞同地点了点头,说到:“你随我来。”

第二天中午,尸体已经被转移回了警局。

法医室里,一个年轻的男人正在解剖那个女人的尸体,手起刀落,成熟冷静。

“小形,这是小遇,你们认识一下。”长官笑道。

那人抬起头,冷静的眸子扫了眼李遇,笑着伸出了手:“你好,法医科贺形。”

李遇也伸出手,笑着和他握了握:“刑侦科李遇。”心里却在暗暗打鼓,这人刚才只看了他一眼,他就像被放在解剖台上一样,被人细细观察了一遍。

“长官,您叫我来这是……?”李遇有些不自在地开口。

“我们在邀请你,和我们一起破获世界史上最大的一起连环杀人案。

贺形看着他,笑了。

“这是之前发生的49起杀人案,你把他们连在一起,会发现一个图。”贺形引着李遇来到一个屏幕面前,他将之前几个案件的发生地用线连了起来,形成了一个图案

“这是……衔尾蛇!”李遇惊呼。面前的图案,是一条将自己的尾巴吞进嘴里的蛇,形成了一个圆圈。

“没错,衔尾蛇,在北欧神话中意寓着‘死亡’与‘无穷’”贺形答到,“你看得出这条蛇缺了什么部分吗?”

“缺了……缺了眼睛!”李遇惊呼。

“没错,眼睛……我们推测,这个组织,将杀死最后一个人,以“达到无穷”

李遇无端感受到了冷意:“这个组织……残忍的杀死了49个人……到底为了什么!”

贺形的表情在黑暗里看不清楚:“谁知道呢。”

戚连一整天都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,他这一天哪也没去,就呆在家里,静静地注视着那个陪伴了他98个日夜的少年。他看着他将小小的家打扫得干干净净,为他准备可口的饭菜,冲他甜甜的笑——把身心都交付给了他,交给了这个仅仅是在流氓面前救了他一命的人身上。

“阿连,你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少年问道。

“没事。”戚连温柔的注视着他,像是要把他的一切,都狠狠地刻在他的生命里。

明天,就是最后一天了……

夜晚降临,戚连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“亲爱的~你今天的状态并不太对哦?”女人的声音响起。

戚连脸色骤变,快步走向阳台,狠狠道:“你监视我?”

“呵呵呵呵~这不是担心你,产生什么不应该产生的感情嘛~要是你的任务没有完成的话,阿姨可就不好过咯~“女人把手机递到一边,戚连清楚地听见了电话那头痛苦的呻吟。

那是他的奶妈。戚连小时失去了双亲,在组织里孤独地长大,从小他就被当作杀人工具培养,才导致他现在有了冷傲孤僻,视人命如草芥的性格。可任何一个小朋友,小时候都是黏人的。刚刚失去父母的小小的他总是哭,组织没办法,只好绑架了一个中年妇女来照顾他。妇女很恨组织的人,但却对小戚连恨不起来。戚连就这样被妇女照顾着度过了几年快乐的时光。然后,妇女就被关起来用来胁迫戚连,要是他不按照组织的想法做,妇女就会被组织凌虐至死。

“你要对她做什么!”戚连怒吼。

“唉呀~别生气嘛~只要你乖乖的完成人物,我保证她完好无缺的~”女人朝电话抛了个飞吻,红色的指甲滑动屏幕,挂了。

是夜,少年在戚连身边睡得香甜。戚连颤抖着双手,举起药剂,注入少年体内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他轻轻说了一声,一滴泪从眼角滑落。

这是他们认识的第100天,这天,戚连起了个大早,把被子里的人儿连人带被抱了起来。

“唔。怎么了?”少年迷迷糊糊的声音从被子中传来。

戚连揉了揉他的头发,说到:“今天带你去游乐园,好吗?”

少年眨巴眨巴还没睡醒的迷迷蒙蒙的眼睛,似乎有些惊讶:“唔?怎么突然说去?”

戚连沉默了一会儿,说到:“没什么,就是想去……你要是累的话就算了。”

少年轻轻笑了,像一个温暖的小太阳:“不累,我们去吧!”

戚连愣愣地看着他,紧紧握住了他的手:“嗯!”

戚连心里清楚自己今天就要动手,但……只是不想……就这么失去他……

别墅外的李遇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,拿出手机接受了条信息,随即发了条微信:“报告长官,计划有变……目标移动了,移动方向是……游乐园。”

今天的游乐园热闹非常,漫天的气球飞舞着。少年兴奋地在各色的气球中穿梭,伸手抱住了一个,往戚连怀里塞去。

“这个给你!”他笑道,“有没有感觉这个凶巴巴的大熊,和你很像呀?”

戚连一愣,心想,我很凶吗?他看着少年期待的神色,心念一动,抓住了一个小兔子气球递给他。

“那你就是小兔子,一点也不会保护自己。”

“有你保护我就好啦!”少年偷笑。

他们走着走着,发现了一个穿着狗熊玩偶的工作人员,少年跑过去,抱住大熊让戚连为他们合影。戚连看着少年快把自己整个人塞进熊里面去了,醋上心头,把布偶抢了自己套上,再把少年搂进怀里。

“你这个人呀,怎么这么恶劣!”少年在他怀里笑得喘不过气,戚连看着他亮亮的眸子,没说话。

接下来,他们分享了同一个冰欺凌,在过山车上尖叫,在鬼屋紧紧相拥。眼看着夜幕降临,少年渐渐有了困意:“阿连……我们回去吧。”

戚连看着不远处徐徐转动的高大摩天轮,说到:“再去下摩天轮吧,去完就走。”

他们二人在摩天轮中相对坐着,摩天轮徐徐升起,少年惊喜的趴到窗边,眼里映照着的,使整个城市的灯光璀璨。渐渐的,摩天轮升到最高处,戚连望着少年,鬼使神差地俯身吻住了他。他小心翼翼地叼着少年的薄唇,舌头在少年嘴里轻柔地搅动,轻轻吸允着,直到少年面色涨红小力地推他,才依依不舍地放开。

“你知道吗?传闻,在摩天轮最高处接吻的人,会永远在一起……”少年喘着气,对戚连笑得幸福。

戚连看着他,心脏顿时漏了一怕。

他们走出了游乐园,戚连打开车门,将昏昏欲睡的少年扶进车里,把自己的外套脱下为他盖上。

他自己坐进了驾驶座,发动了车子,却不是向着家的方向。

就在刚才,他做了一个决定:无论如何,他都想试一试,想和这个温暖的少年——永远生活在一起。

少年不知什么时候醒了,玩了玩手机,突然疑惑到:“咦?阿连,这不是回家的路呀?”

戚连答:“我们今天不回家了。”他看着少年,眼里盛满了温柔。难以想象,他这么一个冷酷的杀手,有朝一日也会对别人露出如此温柔的表情。

突然,漆黑的路上亮起了一束又一束的白光,戚连定睛一看,他们竟被几十台警车密密麻麻地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。

什么时候!

戚连还来不不及震惊,冰凉的枪口就抵上了他的脑袋,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,确是他从未听过的冰冷语气。

“你被捕了。”

戚连被迫下了车,戴上了特制的束缚器,他死死盯着眼前的少年——不,现在该称他为——贺形了。

贺形有条不紊地指挥着现场的警察,还不忘跟李遇吐槽两句:“早就跟你说不用这么多警车,偏不听。”

“以、以防万一嘛……”

戚连看着眼前的男人,处事冷静,干净利落,低低的笑了。你骗了我……可,可我怎么这么高兴……真好,你会没事的……

那就足够了。

这时,贺形走到他身前,从他怀里掏出了药剂,一眨不眨地往自己身上注射了进去。

“你干什么!”戚连怒吼

贺形瞟了他一眼:“不好意思,上头也需要我的血——不然你认为我们在早就锁定你的情况下为什么还和你耗一年?”

戚连一惊:“你、你会死吗?”

“不会。一滴就够了。”

戚连被关进了特制的牢笼,他以为,这就是他可悲的一生了。可命运总爱开玩笑,没过多久,贺形就把他放了出来。

“你怎么……”戚连疑惑。

“闭嘴。跟我走。”贺形递给他一把手枪。

“好消息。上头看中了你的能力,不打算杀你了。作为交换,你必须作为我政府的一名特工,期限是永远。不过现在,你们衔尾蛇组织的人都在追杀你,为了保护你的安全,派我来保护你,和你一起逃亡。”

“和你一起吗?”

“废话,你有没有听我讲话”

戚连没说话,静静地看着那个走在他身侧的人。

真好……那个在摩天轮最高处接吻的人会永远在一起的传说——是真的。




萌新再一次打滚求小爱心~~~~~~


其实只要魏无羡等不OOC 不智障不恋爱脑的话,我觉得加个温情也蛮OK 的😂😂😂

自制loki 馒头,软萌可捏~

简单列一下,目前魔道有了
原著
动漫
广播剧
真人剧(超良心)
漫画
可爱多
魔道女孩真幸福٩꒰๑• ̫•๑꒱۶